王广宇: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从没有拿到过银行贷款

2018-12-06 07:32:15 来源: 网易研究局
0
分享到:
T + -
为什么今天要鼓励金融科技去发展?因为在中国的传统金融体系远远没有覆盖到的大量的企业需求。我们自己在做创业投资,我们看到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有很大比例,往往可能都超过了一半,从来没有被传统的银行覆盖过,他们没有拿过一分钱的银行贷款。

改革四十年·新经济思想大型策划之新供给经济学

NO.005专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华软资本、华软科技董事长王广宇

采访|杨泽宇 编辑|张梅

经济学家是推动经济变革的重要力量,而他们的思想不仅是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印记。哪些经济思想影响着中国经济?哪些经济思想将被时代铭记?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网易亚美游AMG88、网易研究局汇集中国各经济思想学派之精粹,问道改革路。

贾康:如果说现在财政政策有欠缺 也不必讳言

中国的经济长期以来都是从需求侧拉动,近年来,中国逐渐重视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对当代中国经济的意义是什么?网易研究局专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华软资本、华软科技董事长王广宇

60S要点速读:

1、最近几年,全世界范围之内对实体经济都有了重新认知,并重新重视实体经济的发展,都觉得每个国家最后的经济增长还是要以实体经济作为一个本源性的产业。

2、新实体经济可能是中国下一步发展的主要方向,也是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一个近期目标——高质量增长的最主要的载体。

3、总体上说,我认为“机器换人”是一件好事情,而且结果也确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可怕。

4、为什么今天要鼓励金融科技去发展?因为在中国的传统金融体系远远没有覆盖到大量的企业需求。我们自己在做创业投资,我们看到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有很大比例,往往可能都超过了一半,从来没有被传统的银行覆盖过,他们没有拿过一分钱的银行贷款

5、中国的人均信用卡只有0.3、0.4张,美国人均有三、四张信用卡,差不多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可能没有信用卡。金融科技是中国从一个还不发达的市场体系逐步过渡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一个领域。

6、我觉得需要有关部门去思考,怎样去杠杆才能最终达到它真正的目的,而不是让一个领域变成了强监管共振的洼地。

王广宇: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从没有拿到过银行贷款


以下为专访精编:

网易研究局:新供给经济学新在哪?

王广宇:理论界对供给经济学或者对供给学派有一个传统上的界定,以减税为主要主张的供给学派有一整套理论框架。我们也意识到减税这样的政策主张对当前中国经济确实非常迫切。

但是,新供给经济学讨论的政策主张和对事件的解读不止于减税这件事,比如我们提出来的“八双、五并重”,这个政策主张中提到过“双减”,一方面要减少管制,然后也要减税。在减少管制方面,我们今天在中国也看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政策导向,就是政府在主张的“放管服”——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

在“双减”之外,新供给经济学还有一些新的主张,比如“双创”,就是能够推动整个经济变成一个创新型的经济体,以及能够推动中国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今天研究的新供给经济学超出了传统供给经济学的范畴,所以我们把它界定成新供给。

网易研究局:新实体经济新在哪?

王广宇:最近几年,全世界范围之内对实体经济都有了重新认知,并重新重视实体经济的发展。不仅中国,包括美国、德国,甚至日本,都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实业振兴计划,都觉得每个国家最后的经济增长还是要以实体经济的增长和实体经济的发展作为一个本源性的产业。

新供给经济学倡导的新实体经济有五个特征:

第一,要满足人们新的真实的消费需求。过去,我们希望获得充足的食品、服装等。今天来讲,我们希望获得质量更好的商品,因此,制造业企业、食品企业必须去满足用户升级换代的需求,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提供大量廉价的、低质量的产品。

第二,相关企业必须要关注和新兴技术的结合,新技术包括物联网、互联网、生物技术等,企业不能停留在过去简单地开发资源、靠劳动密集型产业去赚钱的老路上。

第三,必须要考虑去容纳新型人才就业,特别是85后、90后,以及00后的就业人才,要充分释放他们的劳动力和创造力。

第四,必须成为一个生态环保可持续的产业,不能再以污染环境为代价来获取经济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

第五,出现了新一代的企业领袖。70年代、80年代创办企业的那一批企业领袖,以及“九二派企业家”,完成了他们的经济成就,到了退出领导岗位的阶段,所以他们的企业要交给接班人、职业经理人或新的创业者去发展。我们看到,新一代企业家年富力强,充满创造力和社会责任感,也更全球化。

正是因为上述原因,我觉得新实体经济可能是中国下一步发展的主要方向,也是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一个近期目标——高质量增长的最主要的载体。没有新实体经济,高质量增长、高质量发展就没有办法落到实处。

网易研究局:高科技的发展会不会引发失业潮?

王广宇:这要从两个角度去看,首先,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工业发展只有一个趋势,就是让机器和设备更多地解放劳动力。在这个趋势下,我们无论使用的是信息技术、机器人还是自动化设备,其实都是让工业的效率更高,让劳动力的作用和价值重新地释放出来。

第二,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会替代一部分劳动力,这会对社会造成一定冲击,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会让另一部分劳动力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比如设计、创意、研发等环节,人类的聪明智慧可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对整个社会来讲,会激励和鞭策劳动力学习更多的技能和知识,慢慢转型和发展成高素质的职业工人或者技师,我觉得是件好事儿。当然,短期之内可能也会形成一些现实的冲击,如果机器一口气可以替代10个工人、100个工人,那么这些工人就要面对新的就业和新的择业,但这是经济转型过程中一个必不可少的趋势。

只有出现了这样的更新和替代,每个人才会意识到自己要去转变,去适应这个时代,这样经济才会更有活力。

总体上说,我认为“机器换人”是一件好事情,而且结果也确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可怕。因为中国最近五六年的就业数据还是非常好,在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指导之下,就业问题并不是特别严峻。市场确实给了更多的空间,让人们可以自我雇佣、合伙创业,我觉得这个和信息化、机器人、自动化这样的趋势是相吻合的。

我们也看到,全世界这些工业化程度、机械化程度和自动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产业领域里面真正有技能的工人和工业部门并没有出现大量失业。他们会做出调整转型,而不是简单地以机器替代人。

王广宇: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从没有拿到过银行贷款

王广宇谈新供给经济学与中国经济

网易研究局:我们看到市场上出现了很多与金融科技相关的违法犯罪行为,金融科技真的能助力金融市场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吗?

王广宇: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就是金融科技在市场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中国本质上还不是一个金融极其发达的市场,或者换个角度讲,中国还不是一个金融高度发达的国家。中国的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一样,仍然是一个发展中的新兴市场。所以我们对金融科技要有非常高的预期,要看到它的增长和机会。但是,也要看到金融科技并不是冲击和影响传统金融体系的那个(因素),它没有那么强壮,也没有那么巨大。

为什么今天要鼓励金融科技去发展?因为在中国的传统金融体系远远没有覆盖到大量的企业需求。我们自己在做创业投资,发现一半以上的科技型中小企业从来没有被传统的银行覆盖过,没有拿过一分钱的银行贷款。

这些科技型企业和中小企业,如果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没有被传统金融体系覆盖,那么谁来覆盖?那肯定要有一些创新的力量,比如金融科技公司,围绕供应链、知识产权、股权、上下游等,给它们提供一些金融服务,其实是对传统金融体系非常好的补充。

再来看居民的金融需求,中国的人均信用卡只有0.3、0.4张,美国人均有三、四张信用卡,差不多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可能没有信用卡。这些人不能被传统银行的信用卡部门去覆盖,但是他们仍然有支付结算、短期融通、消费信贷的需求,那可能就被市场上出现的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的消费金融、虚拟信用卡、个人贷款产品去覆盖。

所以我的看法是,金融科技是中国从一个还不发达的市场体系逐步过渡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一个领域。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在推动传统金融体系和银行、保险、证券等机构改革和发展的过程中,也要扶持和鼓励金融科技这样的部门去发展,让它们能够和传统金融部门、强监管的金融部门形成非常好的合作,从而使得市场上的中小企业和普通百姓的金融需求得到满足,让普惠金融得到更好的发展。它们之间的这种协作作用,远远大于竞争,这种局面将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网易研究局:中国还应该继续去杠杆吗?

王广宇:去杠杆这个话题,我觉得政策还是要有定力,方向还是要清晰。我个人觉得去杠杆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我们有五大任务,去年我们讨论的重点是去库存、去产能、降成本。今年还有两个任务,一个叫做去杠杆,一个叫做补短板。

我想从两个层面来分析。

首先,去杠杆本质上是要降低债务比例,所以去杠杆的重点应该是地方债、国企、民企、居民部门的债务可能都要有所减少。但今天去杠杆和强监管的重点在这四大领域里面可能变成了民营企业,特别是企业部门,成了去杠杆的“重灾区”,民营企业成了“背锅侠”。

这个问题,我觉得需要有关部门去思考,怎样去杠杆才能最终达到它真正的目的,而不是让一个领域变成了强监管共振的洼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深入的话题。对应的就是说,在地方债、国有企业、居民部门的去杠杆好像变化不大。

比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去杠杆的同时,也要考虑去杠杆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想其实还是为了经济更好地发展、高质量地增长,帮助企业部门强身健体,使得它们能有更长期的发展能力,帮助整个社会经济在一个更好的结构中增长和调整。

我想说的第二个重要问题是,我们在去杠杆的同时一定不要忘记补短板,要开始去补政策的短板、规则的短板和市场的短板。去杠杆就像中医治病一样,比如你想泻火,可以采取某些措施,但是这些措施不能补你的元气,这样做对经济来讲是非常大的问题。

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杆,消除掉那些过度的、过高的债务杠杆。另一方面要帮助企业提高它们的竞争力,为它们提供更好的、更长期的融资环境,让更多的创业投资、产业投资、投贷联动等新型金融产品进入市场,帮助企业强身健体、获得长期发展的资金。这两者只有结合在一起,去杠杆才会真正收到成效。

【往期精彩回顾】

贾康谈新供给经济学与新结构经济学之异同

黄剑辉:向富人豪宅收房地产税

徐林:应完全取消户籍制度的限制

查看更多>>

贾康:如果说现在财政政策有欠缺 也不必讳言

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亚美游AMG88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AMG88
+ 加载更多亚美游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亚美游

态度原创

美女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
约会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亚美游AMG88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